一茶

一个不专业的画手和写手

夏天要到了。醺热的风吹来了许多秘密。

像是满城的向日葵盛开。

已是黄昏,残余的阳光用尽全力将自己倾洒出去,逐渐褪去的热浪随着花瓣摇曳着,像极了手中抓不住的某人摇摆不定的衬衫一角。

听说栽种满九千九百九十九朵向日葵,找到其中最灿烂的一朵便可以实现一个愿望。最后一朵已经栽种下去了,那么,明年向日葵盛开的时候,你会回来吗?


敌国的骑士此刻正犹豫不决的握着剑柄,双剑之一的冰蓝色剑锋离国王的胸口还有一寸。九千九百九十九朵向日葵已经全部绽放,它们始终孜孜不倦的追随着太阳。国王微微一笑,他向着花田中惊愕的骑士伸出手。

“呵,我终于找到你了。”


突然回来冒个泡   不想写长篇…


【雷安】家里养了个人工智障怎么办

17岁高中生雷×不知道几岁人工智能安

雷狮看着床上一丝不挂的实体人工智能,烦躁地将自己的头发揉的一团糟。
所以,这玩意怎么唤醒来着?

大约一个小时前,雷狮被一个黑发少女连哄带骗的强行赠送了一个实体人工智能。真奇怪,自己本来只是想买包烟,可他看到那个安安静静躺在盒子里冒着傻气的实体AI时,脑海里就产生了想要把他带回去的可怕念头。
“真的超值哦,小哥,”黑发少女眯起眼睛笑的像只猫咪,“实体人工智能,想让他干什么都行。免费赠送给你。”
“所以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AI这东西也会有实体?”
“啊,”少女捏起棒棒糖的纸棍在空中画了个爱心,“是爱的魔法哟。”

这一个小时内,雷狮已经把能看到的地方都摸了个遍,可愣是没能唤醒AI。那个店主可不会是坑人的吧。雷狮坐在皮椅上转圈,当他转到第八圈的时候,一个大胆的想法击中了他。
雷狮猛地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床前,冲着人工智能下面那一点伸出了微微颤抖的手。
“大哥,我…——哇哦。”门突然被打开了。
“…”
“大哥,今晚我不回来了。您注意身体。”门突然被关上了。
雷狮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做了很糟糕的事情,他冲着门大喊:“等等,卡米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然而卡米尔早已经跑远了。

手指已经伸到了足够的深度,人工智能还是没有什么反应。雷狮索性放弃了唤醒他,直接端详起来。
嗯,长得还不错,身材也不错,隐隐约约有点肌肉的轮廓,骨架比自己小,但不至于瘦弱。哇,这个呆毛…可真扎眼啊。
雷狮想着,不由自主的拽了拽那根呆毛。
然后他听见了咔哒一声,人工智能缓缓睁开眼睛,像是一片死去的土地陡然被注入了生机与希望,雷狮在那片碧绿柔软的湖泊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

真是中二的危险发言。

雷狮再次打量打量安迷修,虽说这个安迷修已经是自己的东西了,但雷狮看着对方一件衣服都没穿却依然一脸正直的模样觉得着实有些尴尬。于是转身从衣柜底部翻出了自己初中时的校服白衬衫扔给安迷修,清清嗓子说:“穿上。”
安迷修歪着头看看雷狮,又看看衣服,似乎很迷茫的样子。“我很乐意为您效劳。但是,先生,在这之前您需要告诉我具体该怎么做。”
雷狮觉得自己绝对被骗了。
神特么实体人工智能,这明明是实体人工智障吧!
安迷修看着雷狮精彩的表情,有些迟疑的开口:“我很抱歉,但是,在下的设定就是这样的,您需要亲身教导在下,在下才能更好的为您服务。”
“哦?”雷狮倒是笑了起来,“好吧。看来为了享受更好的服务,我也只能——”

他拖长了尾音将身子压低,捞起有些皱巴巴的白衬衫,放慢动作给他穿上,游走的双手顺便在他后背上近乎狎昵的揉搓了几下。可是安迷修还是一脸正气凛然英勇就义的模样。
雷狮不由得烦躁起来。他也懒得戏弄安迷修了,三下两下把安迷修胸前的扣子扣好几颗,然后问:“这样会了吗?”
安迷修点点头。然后平静的看着雷狮,似乎在等待命令。
雷狮摇摇头,他实在不觉得有什么命令可以让这个智障执行,于是随口问了一句:“安迷修,你到底知道什么?”
安迷修很认真的想了想,回答:“在下记得在下这根毛是用来启动程序的,如果受损的话在下就无法…”安迷修停住了。因为他看到雷狮的眼里带上了笑意。
雷狮的眼里带上了笑意。
笑意。
咔嚓。
然后安迷修倒下去了。
雷狮还抓着呆毛的手愣在了空中。

半个小时后,流着汗的某雷姓男子又一次出现在少女面前。
“啊啦欢迎欢迎,我知道你肯定是手贱把呆毛拽下来吧,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人呢(◔◡◔)”
少女嗤笑一声。
雷狮皱皱眉头:“好了魔女,我现在没空陪你胡闹。”
魔女摊开手,手里握着一颗心形的糖果,雷狮觉得她简直莫名其妙。
“方法很简单,你只要把呆毛安回去就好了。”她伸回手,又补充说:“友情提示,如果AI有了真正的感情,系统可是会崩坏的哟。”
此时雷狮已经迈着长腿跨出店门。他什么都没听到。

“恶党!”这是雷狮安上呆毛后听见的第一句话。
“在下一定会让你为你的恶行付出代价!”这是第三句。
第二句是什么呢。
尽管安迷修的声音很轻也很低,雷狮还是捕捉到了那三个字。

他说:“好疼啊。”

声音委屈的像只得不到主人宠爱的小奶猫,轻轻挠在雷狮的心口上,又疼又痒。
在此刻前,雷狮坐在公交车上迎着一年级的小娃娃幽怨的目光也觉得坦然,而他此刻却陡然生出了愧疚之情,他不由得目光下移,结果却瞄到了安迷修那双大白腿。

在愧疚之前,我还是先让他好好穿上衣服吧。雷狮想。

由于雷狮家平时会请钟点工,安迷修在家实在无事可做,雷狮就动用人脉把他搞到自己学校去了,同班,座位只隔了一个过道。

雷狮发现自己对安迷修的感情不简单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安迷修那天下午的样子可不怎么好看,甚至说有些狼狈,但雷狮就是觉得他一如既往的好看。当安迷修从树上掉下来时他还着实心疼了一把,他看着安迷修沾着一片树叶的乱发,脏兮兮的衬衫和傻乎乎茫然的表情还觉得有些可爱,当看见他怀中紧紧抱着的毛茸茸的黑猫,心里又不知怎么窜出一阵无名火。

完了,我好像是恋爱了。雷狮想。
“安迷修,你把自己从树上扔下来,原来是为了这么个东西?”

“雷狮,请你一定要教在下爬树,”安迷修答非所问,又露出那副你好我也好的傻子式笑容,“我不知道怎么就上去了,也不知怎么就下来了。”

雷狮想嘲讽他几句,但他自顾自继续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救了它,可能是因为它的眼睛和你一样好看吧。”

这傻子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负责任的话。雷狮“啧”了一声,提溜起猫和它对视。两团黑球,两双紫眼,一人一猫,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安迷修扑过来抢过猫,把它抱在怀里,安慰似得抚摸几下,怒道:“恶党,你怎么能这么对一只可爱又幼小的生命?”
得了吧,可爱又幼小的生命。雷狮狠狠的啐了一口,他忿忿不平的看着那只猫在安迷修怀里撒娇,然后向自己投来得意的眼神。

雷狮很苦恼,他一向对感情很敏感,他知道自己喜欢上了安迷修,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说出口。一个ai,没有感情的ai。他知道自己完全可以下命令,让安迷修完完全全地服从自己,但他不会,不愿,也不忍,这也会让他有种挫败感。
苦恼的雷狮发现安迷修的不对劲,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那天他上课上到无聊,便偷偷溜出去和佩利他们打了一场篮球,回来时门也没敲就直接进来了,老师也对他坐视不管。雷狮微微的笑着接近安迷修,伸出手,在他裸露的光滑的胳膊上划了一下。安迷修依然没有什么反应,抬头听着课,认真的记着笔记。直到雷狮坐在座位上两分钟以后,安迷修才缓缓的转过头,用口型问他,你是不是刚才碰我了?
雷狮打球打的正热,一把将头上的头巾扯下来,头发有几缕不听话的微微的翘着,那双好看的紫眼睛也蒙上水汽,有一滴汗顺着着下巴流下来,经过那微微凸出的喉结,然后埋入衬衫的深处不见了。安迷修感觉自己的心狠狠的被掐了一把,虽然他没有心脏。
雷狮见安迷修看得入迷,便又挑起眉对他笑了笑,“对,怎么了,傻子?”
可能是天比较热的原因吧,安迷修觉得自己脸上有些烫,他连连摇头说没事没事,你好好听课,然后假装很专心的听讲。雷狮轻笑了一声,一直盯着安迷修发红的侧脸看。安迷修被这火热的眼神盯得不知所措,只好抬起手玩弄头发,遮住自己红到不行的脸。
半响,雷狮仍过来一张纸团,安迷修打开,看着上面写着,你知道什么叫无药可救吗?
安迷修很认真的想了想,回答,是你得了什么病吗?我一定会救你的。
雷狮简直哭笑不得,下课铃识时务的响了起来。雷狮没管老师走没走,转过头就对安迷修说,傻子,我看你傻的无药可救。
安迷修的脸又红了起来,他怒道:“恶党果然是恶党!你才无药可救啊!”

窗外一阵惊雷,本来晴朗的天空却突然泼了墨似的被乌云笼罩,同学们都慌忙收拾好书包回家,只剩下安迷修和雷狮两个人在教室里对峙。窗外的雨声闷闷的响起来了,雷狮看着安迷修眼底的一壕春水,顺手将他拉到自己腿上,微笑道:“是,我是无药可救,念你成疾。”

安迷修猛的睁大了眼睛,这种暗示他怎么不懂。他剧烈的挣扎起来,雷狮揽着安迷修的手却慢慢收紧。安迷修知道自己无处可逃,闭了闭眼睛,然后颤抖地吻上了雷狮的唇角。

“雷狮,我喜欢你。”

如果不是卡米尔打来的电话,雷狮真想现在立刻马上把安迷修摁到地上狠狠的摩擦。雷狮低头在安迷修的颈窝出蹭蹭,说:“安迷修,去公园等我。我马上回来。”
安迷修仿佛还在害羞,沉默的点点头。
雷狮揉揉安迷修的后颈,抓上外套走出了教室。

一切都完了。安迷修想。

雨下的不是很大,安迷修不打算坐在凉亭里,他就站在花园中间,旁边有一丛白玫瑰,被雨打的东倒西歪。天色愈来愈暗,伴随着几声惊雷,大雨倾盆而来。安迷修低下头,裹紧了校服的外套。大雨的声音掩盖了周围的一切,却掩盖不住从他脑中传出的声音。

“警告,系统即将崩坏。数据格式化即将启动。”

天已经很黑很黑了,安迷修想可能已经快到十二点了,雨已经停了很久了。校服衬衫湿哒哒的黏在身上,他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冷。
错觉吧。

安迷修缓缓闭上了眼睛。

雷狮正在犹豫要不要先去公园看看。这个傻子应该不会在那里等着吧。
卡米尔被父亲叫回英国了,雷狮一定要去送自己亲爱的弟弟,下次相见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不对!那个傻子,一定会在那里等着!
雷狮狂奔起来,心里的不安终于浮出水面。眼前的景物模糊成一片,氤氲进微凉的夜色里,公园就在眼前了,玫瑰花的味道越来越浓。雷狮看到安迷修就站在那里,然后倒了下去。
“系统开始崩坏,格式化进程1%。”
“为什么会这样?谁能告诉我?”
无人回答。
雷狮抱起安迷修,几小时前还会害羞和自己吵嘴的人,马上就要化为一串数据消失不见了。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他绝对不会这么做的,他宁愿自己青涩的爱恋胎死腹中,只求换得他笑容依旧。
到家了。雷狮看着屋内黑黢黢的没有光亮,像只恶兽要把自己吞吃入腹。他从来没有如此厌恶过这个家,昨天卡米尔和安迷修还做了草莓慕斯,甜甜的香气萦绕在鼻尖,但是现在人都没了。

“系统崩坏,格式化完成。”
这是自己的初恋也是此生唯一的爱恋啊,雷狮低头吻了下去。

“等……”雷狮感到有人在推自己。
“哈、恶党、你等会!”安迷修推开雷狮,眼睛里闪着不一样的光彩。
EXM???
“卧槽,安迷修你不是死了吗?”雷狮好气又好笑。
“卧槽,”安迷修难得爆了粗口,“我也不知道系统崩坏的意思是我会从AI变成真正意义上的人啊!”
“哈哈,回来就好。”雷狮抱紧安迷修轻轻的晃了晃,“谢谢你,安迷修。”
“雷狮…”安迷修心头一热。
“我终于不用和冷冰冰的AI上床了…”
安迷修心头一冷。
“呜啊!恶党,等——”

雷狮拉着安迷修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觉得那个不正经的风纪委员实在有些眼熟。
“啊啦,早啊,夫夫俩来上学啊哈。”少女叼着棒棒糖笑的十分甜美,“你好安迷修。我是凯莉。”

雷狮一脸无奈的看着兴高采烈和凯莉搭话的安迷修,拿出手机给卡米尔发消息:卡米尔啊,我好像捡了个智障怎么办?

卡米尔很快的回复了消息:大哥,养着吧。

fin




是的,这里清染。喜欢雷安挺久了,但依旧是个萌新!
是一个苦逼的高三理科狗,所以语言表达能力很差劲,望见谅orz 
第一次发文就给了雷安呢!其实这篇傻逼文章在三月初就开始写了。可是学业很忙一直到了现在才生出来哈哈哈   不过也是赶上了雷安日嘛
手机里还有很多草稿,希望有时间能发出来…
如果大家喜欢就很开心啦!
另外,因为三次元真的非常忙,所以过了今天下午我基本上没法回复消息,希望大家谅解,但是高考完后我一定会回来的!!
就是这样了…谢谢大家啦。